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18:48:3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可以治好白癜风好的医院,北京重点白癜风医院,天津根治白癜风的中医,济南如何治愈白癜风,湖北能治白癜风的西医,潍坊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大足白癜风医院

美剧《绝命毒师》讲述了一个化学老师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,为了给家人留下财产开始制造毒品,逐渐成为大毒枭的犯罪故事。而昨天北京市三中院审理了一起现实版《绝命毒师》案件,朱某利用其在怀柔的涂料工厂作为掩护,伙同情妇、司机等人,找来远在四川的两名制毒师进京制造冰毒,仅公安机关在工厂内就查获了28千克的半成品冰毒。而在庭审过程中,朱某等人相互推卸责任,拒不认罪。

7名吸毒人员 涉及三起罪名

记者了解到,7人中朱某与其司机郝某和员工刘某都是北京人,朱某的情妇孔某为黑龙江人,而掮客胡某、制毒师黄某及袁某均为四川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7个人均为吸毒人员。

翻开朱某、郝某的历史,二人可谓劣迹斑斑。朱某早年曾因盗窃罪、伤害罪、敲诈勒索罪、交通肇事罪以及吸食毒品,被法院、公安机关判处过有期徒刑和行政拘留。郝某则因流氓罪,被法院判处过有期徒刑7年。

朱某、郝某等7人共涉及三起罪名,第一起为制造毒品罪。据公诉机关指控,朱某在2015年11月初至12月11日期间,指使并伙同郝某、孔某、胡某、袁某、黄某、刘某等人,在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一处朱某租赁的厂房内制造毒品,后被公安机关查获,当场起获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共计28.6千克。

第二起为贩卖毒品罪,据指控,朱某伙同孔某在2015年12月3日,在顺义区某小区向他人出售甲基苯丙胺154.03克。后朱某与孔某又共谋向他人出售毒品。同年12月11日,朱某伙同郝某在朝阳区某小区内向他人出售甲基苯丙胺1378.88克。当日公安机关从朱某和孔某的暂住地内,现场起获尚未出售的甲基苯丙胺181.35克、氯胺酮696.4克,并从朱某身上起获甲基苯丙胺10.7克。

最后一起为非法持有毒品罪,公安机关于2015年12月11日从郝某位于朝阳区的暂住地房间内起获甲基苯丙胺30.58克,并从郝某身上起获甲基苯丙胺6.75克。

公诉机关认为,朱某、郝某、孔某、胡某、袁某、黄某、刘某非法制造毒品数量大,朱某、郝某、孔某贩卖毒品数量大,郝某非法持有毒品数量较大,7人的行为均已触犯我国《刑法》规定,应当以贩卖、制造毒品罪追究朱某、孔某的刑事责任;以贩卖、制造毒品罪、非法持有毒品罪追究郝某的刑事责任;以制造毒品罪追究胡某、袁某、黄某、刘某的刑事责任。

司机远赴四川 接来毒师进京

昨天上午,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。因被告人数较多,法官分别对每位被告人进行了单独询问。朱某的司机郝某第一个接受法庭询问,本案中郝某被指控贩卖、制造毒品罪、非法持有毒品罪,但对于指控郝某称不认罪,“非法持有毒品我认,但我没参与贩卖和制造。”

郝某说,在2014年7月他经人介绍开始给在怀柔开工厂的老板朱某当司机,月薪有1万元,“因为我身体总不舒服,听人说吸毒可以缓解疼痛,后来我就开始沾上这个了。”根据在案材料显示,2015年11月至12月间,他曾两次从北京开车奔赴四川简阳去接人,而其去接的人正是掮客胡某和两个制毒师黄某、袁某。按照郝某的说法,他并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,只是听从朱某的安排。

胡某等人到京后,公诉机关指控郝某参与了制毒过程,并为此在网上购买制毒材料。对此郝某也一概否认,辩称只是老板朱某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。“我初中都没毕业,对怎么制毒更不知道。”

虽然郝某一再否认,但证据显示朱某让郝某远赴四川可谓出了高价。不算工资,仅路费就给了其2万元。

情妇参与其中 网购制毒器具

老板朱某第二个接受法庭询问,朱某不认同公诉机关指控,其承认参与过制造毒品,但否认贩卖毒品。朱某说早年自己在北京做工程,并在怀柔区桥梓镇开了一家生产涂料的工厂。一次他去四川简阳谈工程和胡某结识,因为自己吸毒,他便托胡某在四川为其寻找品质较高的毒品,并给了胡某30万元。

对于为何给胡某30万,朱某称是“借”给对方的。“他说家里有困难,想跟我借点钱,我考虑到还托他帮我找货,所以就给他了。”朱某说,因为对方总不还钱,他这才让司机郝某在2015年11月初第一次开车去四川接胡某进京“聊聊”何时还钱。

“姓胡的来了之后,我才知道他叫了一个姓黄的人来,还带着一些大桶。”朱某说,他在住处看到那些大桶,“感觉”像是制造毒品用的,就将二人打发去了其位于怀柔的工厂内。证据显示,朱某为了方便黄某制毒,不仅要求情妇孔某和司机郝某在网上购买制毒器具,甚至还提供了一袋制毒的核心原料麻黄碱。

不久后,黄某自称在老家的母亲生病,便和胡某回了四川,朱某则提供1万元作为路费交给俩人。但在2015年11月底,再次让司机郝某二次到四川去接胡某,只不过这次的制毒师换成了袁某。

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袁某和黄某在朱某大门紧闭的工厂内制造提炼毒品,事后被公安机关起获的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就有28.6千克。

短信商定细节 庭上互相推诿

朱某的情妇孔某在接受询问时否认指控,无论是制造毒品还是贩卖毒品,她一概否认参与其中。“我是2013年来的北京,最开始做美甲,后来认识了朱某。我吸的毒品都是朱某给我提供的,买毒的钱也是他出的。”孔某说。

虽然朱某提到要求孔某为其在网上购买制毒用具,但孔某却称不清楚朱某要她买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。“是他用我手机下单,我只是帮着他付款,至于买的啥我都记不清了。”而对于与朱某伙同、共谋贩卖毒品,孔某也说不知道。

针对孔某的说法,公诉人当庭出具了多组证据,其中包括她和朱某的往来短信。短信显示,有人曾经给孔某发短信,称想要从朱某手里拿三“条”货,为此孔某将这条短信转发给了朱某,并嘱咐一定要拿到钱。此外,二人还就网上购买制毒材料的细节频繁沟通。公诉人认为,这足以认定孔某对朱某的所作所为全部知情,且参与其中。

在昨天的庭审中,几名被告人的说法均有着较大出入,有些被告人的说法甚至前后自相矛盾,难圆其说。例如对于司机郝某和老板朱某的关系,郝某自称其为朱某工作,是每月领工资的员工。而朱某却矢口否认,称郝某只是其朋友,他没给过郝某一分钱工资。再如为何会指示郝某会不远万里开车去接胡某,而不是选择飞机或火车等便捷途径进京,朱某竟然说是因为郝某“喜欢开车”。

技师自称骗钱 本来不会制毒

掮客胡某在接受询问时自称认罪,他说案发前其在老家以开公交车为生,他通过朋友认识朱某后,朱某就给他留了电话,让帮着买毒品。虽然朱某在法庭上称他给胡某的30万元是所谓的“借款”,可胡某却称这钱是毒资,“后来这笔钱让人卷跑了,是朱某让我去北京跟他解释解释,我这才被迫去了北京。”

至于为何带着黄某进京,胡某竟称这是一场“巧合”,“黄某在老家欠人钱,他非要和我来北京,没想到朱某问他会不会制毒,他说会,就这样才尝试做了。”而第二次带进京的袁某,胡某说这其实是他导演的“黑吃黑”,“当时我跟朱某提出来,做一‘条’冰毒3万块,反正我欠他的钱也还上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再骗他笔钱后借机跑回四川。”

制毒师袁某也否认指控,“我只是想骗钱才来的北京。”而黄某则说是担心朱某报复家人,就胡乱在工厂制毒,其实他根本不会做毒品。

昨天法庭未宣判该案。

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兴国白癜风医院